公会223召集燕农抗议‧轰槟拆燕屋犹如屠燕

公会223召集燕农抗议‧轰槟拆燕屋犹如屠燕(槟城‧大山脚9日讯)马来西亚燕农公会直指燕子是“活古蹟”,也是受保护的动物,炮轰民联政府知法犯法,拆除燕屋等同大量屠杀燕子。该公会将于2月23日召集全国燕农,在槟城发动抗议活动,以抗议槟州政府拆除燕屋,同时也将出示证据,证明民联政府滥权。该会主席洪木坤说,根据1953年动物法令第647条文,以及2010年野生动物保护法令第716条文,燕子必须受到保护,而州政府的行为有如南京大屠杀,大量屠杀燕子。“据我了解,每天在槟威两地至少有6间燕屋被拆,过去两年,被拆除的燕屋不计其数。每拆除一间燕屋都会导致数千只燕子死亡。”将出示证据证明滥权他说,该会打算收集更多资料,并与律师团讨论。他促请燕屋被拆者协助提供证据,以便把拆除燕屋的一方告上法庭。洪木坤不愿披露抗议活动的地点,只表示会选择在一个最适合的地方举行,以免遭到当局阻止。“到时,我们会出示证据,证明民联政府滥权。”他说,其实在古蹟区养燕的问题不大,马六甲与槟城的古蹟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但马六甲政府允许燕农在古蹟区养燕,但条件是不可破坏古蹟区的原貌,以及把引燕声量调低。“既然马六甲政府可做到,为甚幺槟州政府不能?为甚幺槟州一定要拆除燕屋?是否当中有甚幺问题?”他炮轰民联不会做政府,甚幺事都没得商量,“不是我要拿国阵来比较,国阵做政府时,谈判一定会有结果,而且多数是双赢局面,但民联政府不一样,说拆就拆,完全没有商量余地,这是错的!”洪木坤週三晚在该会副主席李益忠及顾问拿督吴秀丽等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说,如果槟城是因为古迹区才拆除燕屋,那幺在威省为何也要拆除燕屋?该会去年曾与威省市政局进行两次会议,但都没有明确的解决方案。“之后他们再邀请我们去开会,我都一一拒绝,因为我问他们甚幺地方可以养燕时,他们说店屋、田地、油棕园、胶园也不可以养燕,那幺燕农要去哪里盖燕屋?”“一些燕农认为,州政府要拆古蹟区的燕屋就拆,最多把店屋卖了,还可以赚一笔钱,可是威省的情况不一样,燕农在农地或田地盖燕屋需花百万令吉,而且不能贷款,如果被拆,意味业者也会破产。”他促请槟州政府照顾燕农的饭碗,不要把人逼上绝路。揶揄有人看不到燕窝商机洪木坤说,根据农业部的资料,我国的燕屋有6万间,如果加上没有记录的燕屋,数量最少有5倍,意味着至少有超过30万间燕屋。“若一间燕屋的业者有5名家庭成员,那全马就有150万人与养燕业有直接的关係。除非他(民联)不需要这150万张选票,那就继续拆除燕屋吧。”此外,马来西亚燕农公会副会长李益忠说,引燕业者有95%都是华人,行动党口口声声说是以华人为主的政党,但如今连华人生意都不能保护,那华人当初支持这个政党有何用?吴秀丽说,我国是全世界唯一可以把燕窝送入中国的国家,但可惜的是,有些人看不到这个商机,没有远见,竟然强行拆除燕屋。“如果马六甲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为甚幺槟州政府要消灭掉燕业。”她希望州政府本着以民为本的精神,不要以一小撮人的反对,而处处刁难燕农。曹观友:养燕危害世遗地位针对马来西亚燕农公会不满槟州政府在乔治市古蹟区展开拆除燕屋行动,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回应说,古迹区的养燕活动已危害到乔治市的世遗地位,如果乔治市的世遗地位被吊销,谁要来承担这个责任?他直言,这个责任他是承担不起。因此,他欢迎燕农公会与州政府进行对话。至于该公会计划在2月23日在槟城展开大规模抗议行动,曹观友只回答“没问题,没问题”。询及同样享有世遗地位的马六甲,却允许燕农在市区养燕一事,他表示不愿对此做出评论,此事应交由国家遗产局去解释。反驳拆燕屋等同“屠燕”“乔治市及马六甲市是一起获得世遗地位的,如果其中一个城市出了问题,都会影响我们的世遗地位。”曹观友週四出席新任威省市议员宣謺就职礼后,也针对马来西亚燕农公会抨击槟州政府禁止燕农在民宅、市区店屋及郊外的橡胶园及油棕园养燕一事回应说,不管是任何行业,只要符合申请条件,市政局没有理由不发执照。“只要养燕的地点适合,及遵循养燕指南,就不会有问题。至今,槟岛市政局已成功把128间燕屋迁移至他处。”另外,他也反驳该公会直指拆燕屋等同于“屠杀”燕子的说法,并指每一次的拆燕屋行动,野生动物保护局及兽医局的官员都会到场,先把燕子装入孵化器(incubator),再移到别的地方。而且,当局也避开在小燕出生的季节採取行动,这一切已符合兽医局的操作。“州政府去年杪完成拆除古迹区燕屋的行动后,国家遗产局今年将在阿布达比举行的会议上,向世遗委员会做出汇报,如果世遗委员会对此感到满意,那幺此后就不会出现在讨论议案内,反之就会有更进一步的行动,包括把乔治市列入黑名单。”‧2014.01.09